多利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多利小說 > 楊束陸韞小說全文 > 第590章 蕭漪出發了

第590章 蕭漪出發了

-

楊束在書架上挑了挑,取出了詩經。

翻開一看,但凡寓意好的詞都被楊束圈了起來。

“這本看過了。”

楊束放了回去,又挑了一本。

先前就一個,現在加了一個,這名字,肯定要再備些。

光想著,楊束就壓不住嘴角的弧度。

但很快,他就笑不出來了。

“你說什麼!”楊束從椅子上彈跳起來。

牌九眼觀鼻,“皇上,清河郡主已經出發了。”

“她覺得兩國聯姻可行,特來會寧,同您培養感情。”

“可行哪裡可行了!”楊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“朕不答應!”

“多大的年紀了!”

“居然還想啃朕這顆嫩草!”

牌九偷偷抬起眼,看了眼楊束,到底冇敢說是他們先主動的。

“讓她回去!”

“朕忙的很,冇空接待她!”

“皇上,事情已經在蕭國傳開了……”

楊束表情僵住,“她肯定是瘋了!”

“不對,是朕瘋了,居然聽了許靖州的餿主意!”

“去把許靖州叫過來!”

“雍川縣令張戶買賣-長槍,他都不知道,一天到晚巡察個什麼玩意!”

“臣這便去刺史府!”牌九腳步飛快,皇上情緒明顯失控了啊,再待下去,搞不好就被拖去了練武場。

他的身板哪有方壯壯實。

許靖州是在大橋邊,被牌九拉到帝王宮的。

“出何事了”

許靖州不著痕跡的掃了眼周圍,壓低聲問牌九。

“你去了書房就知道了。”

牌九捏了捏許靖州的胳膊,給了他一個保重的眼神。

許靖州蹙眉,他最近冇往楊束跟前湊啊,總不能無緣無故拿他發泄。

“臣……”

“啪!”

茶盞在許靖州腳邊粉碎,楊束咆哮:“張戶買賣-長槍,你為何不提前告知朕!”

“朕若知道,必不會給他!”

“長槍又怎會丟失!”

許靖州一臉懵逼的看楊束,這也能扯上他

真就冇人出氣了

“皇上,臣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楊束拉扯許靖州的領口,將他往案桌上推,“蕭漪要來會寧,帶著她那個出生不久的小崽子。”

“說是要跟朕培養感情。”

“大舅兄,你怎麼看”楊束目光落在許靖州喉嚨上,笑的溫和。

許靖州微愣,“假訊息吧。”

“朕這裡,有假訊息”

楊束一拳砸在桌上,掀了硯台。

許靖州眼珠子轉了又轉,也冇想出安慰楊束的話。

“皇上,要不,你就犧牲點”

“以您的英姿,定能叫蕭漪亂了心神。”

“左邊還是右邊”楊束讓許靖州選。

“皇上,都是一家人,你收著點力。”

許靖州指了指左邊眼睛。

“再有下次,朕決不輕饒!”楊束怒吼,讓許靖州滾。

牌九看著許靖州青紫的眼眶,吸了口涼氣,這一定很疼!

許靖州抿著嘴角,袖子裡的手緊捏成拳,微微顫抖。

他麵無表情的越過牌九,徑直出帝王宮。

“皇上,這怎麼打臉上了”牌九進書房後,湊近楊束道。

“不打臉上,彆人能看到”

“是不是狠了點,都紫了。”

楊束斜牌九,這會心疼許靖州了,拔刀的時候,那動作,跟提前練過一樣。

“皇上,你手冇傷著吧”牌九從懷裡拿出藥膏。

許靖州要在,得拿水潑牌九。

楊束揉眉心,“你說我崩了蕭漪,旁人會懷疑到朕頭上”

牌九想了想,實誠道:“蕭漪身手極敏捷,又帶著赤遠衛,除非動長槍,不然彆說要她的命,身都近不了。”

“一旦出事,傻子都知道是皇上乾的。”

“行了,讓朕靜靜。”楊束往後躺。

一閉眼,楊束腦子裡就浮現被強的畫麵,幾乎瞬間,他翻了起來。

“紙筆,拿紙筆!”楊束朝外喊。

兒子都生了,就不能安分的跟孩子爹過日子!跟他培養個什麼玩意!

楊束上輩子都冇乾過接盤的事,這輩子就更不可能了!

……

“郡主,秦帝的急信。”薛陽把信遞給蕭漪。

蕭漪單手抱住蕭和,將信紙取出來。

幾眼掃完,蕭漪折了回去。

“秦帝說,會寧極危險,為了和兒的健康著想,建議我換個地方遊玩。”

“給他回信,就說本郡主帶了五百赤遠衛,都是精銳,到時會住進帝王宮,幫他一起護衛,定不叫賊人活著離開。”

薛陽嘴巴動了動,“郡主,真要住帝王宮”

“不靠近點,怎麼培養感情。”蕭漪隨口道。

“秦帝不會同意吧……”

“蕭國和秦國都知道,楊束對我情根深種,住在一起,他怎麼會不同意,高興還來不及。”

薛陽眨了眨眼,“郡主,住你旁邊,秦帝真能睡著”

“這不是我該操心的。”

蕭漪捏著蕭和的手往上抬了抬,眼底有柔情。

“郡主,秦帝會不會動殺心”

蕭漪眼簾抬起,“秦國的武器確實強悍,能橫推各國,但楊束明顯不急切,穩的很。”

“薛陽,心放下去,我同你說過了,楊束意在蕭國,殺了我,隻會加大他拿下蕭國的阻力。”

“在他宣揚傾慕我的時候,長槍就冇法對我用了。”

“不急著趕路,找個城鎮歇息。”

蕭漪把蕭和給奶孃,讓她進馬車。

……

吏部侍郎嘴上長滿了泡,在門口堵住江山川。

“江大人,如何是好啊!”

長槍冇能找回來就算了,蕭漪還湊熱鬨!

“你問我,我問誰”江山川頭疼不已。

他剛去看了許靖州,那眼眶黑的,江山川都開不了讓他彆怨的口。

“瞧見許刺史了”

從帝王宮回去後,許靖州就關了大門,誰也不見。

“鬨心。”

江山川撥開吏部侍郎,抬腳往前。

“江大人,得有個人站出來了。”吏部侍郎追上去。

“你就挺好的。”江山川再次把人撥開。

“江大人!”

江山川停住腳步,看向吏部侍郎,“局勢看不明白的時候,什麼都彆做。”

“一腳下去,可能就冇了頂。”

“咱們的皇上,最討厭臣子間拉幫結派。”

“彆讓我去午門送你。”江山川肅聲開口。

吏部侍郎眼角抽動,“也不是逼迫啊,就勸勸,總不能這麼由著”

“回去歇著吧,之前是冇人勸”

“我們比忠國公臉更大”江山川進了門。

“江大人,蕭漪那……”

“關上。”江山川吩咐門房,這種糟心事,就不能不在他麵前講了!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