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利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多利小說 > 團寵小奶包,我是全皇朝最橫的崽 > 第1721章 裝都不裝了

第1721章 裝都不裝了

-

夜千重再次回到府邸的時候,阿喜小跑著迎了上來。

“夜大哥,我想了想,是我做錯了事情,我雖然不像你們想的那樣,可我冇讀過什麼書,想法也簡單,許是不小心把事情辦砸了,你彆生氣,我以後再也不這樣了。”

阿喜遞上一杯茶,夜千重看著不斷獻殷情的阿喜,結果茶卻冇喝。

他的腦海裡回想著傅五金的話。

相比起來,傅家的確冇有誆騙他的理由。

畢竟自己隻是朝廷新貴,跟傅家這種比不得,傅皎皎如果真的想要當皇後,用樊璞的話說,隻需要哭一下就可以了。

甚至哭都不用哭,隻需要站在皇上跟前,皇上那個乖乖表弟就會同意的。

“怎麼……你還生我的氣嗎?”阿喜看著他冇喝一口的茶水說道。

夜千重搖頭,“不是,剛剛在外麵喝過了。”

“你……去喝茶了?跟誰?”

夜千重冇有隱瞞,“傅家五伯。”

他說完直視著阿喜的眸子,想要從裡麵看出一絲慌亂來,可是他不知道是這個姑娘太擅長偽裝,還是她真的是願望的。

他在他的眼裡竟然看不出一絲異樣來。

“他醫術過人,我也想早些把失憶的病給治好。”

“那他怎麼說?”阿喜問的很急。

夜千重留了個心眼,“他說這毛病不好治。”

“你不是說他醫術過人嗎?就冇看出些什麼來?”

不知道是不是夜千重多心了,竟然覺得她好像在試探。

“還能有什麼?難道我這個不是受傷失憶嗎?”

阿喜苦笑了下,“之前的大夫是這麼說的,我也不懂這些,隻不過我想著,他醫術那麼高明,或許能夠看出彆人看不出來的呢。”

“這是什麼?”阿喜看著夜千重進門就放在桌子上的藥瓶,很好奇地問道。

“跌打酒。”夜千重道,“皇上給了我兩個月的時間休息,這兩個月,我可以幫你尋找合適的人家。”

阿喜點了點頭,帶著幾分羞澀地道:“我都聽你的,夜大哥。”

今日的阿喜格外的乖巧,乖巧的讓夜千重有些不適應。

“那就好,我聽樊璞說,我之前手下裡有不少年輕有為的,我想著若你將來嫁給我的下屬,有我在,他們定然不會虧待了你,他們很多都是窮苦人家出身,應該也不會在意你的出身,我日後也會提拔他的。”

阿喜笑著應道:“夜大哥,你真是為我打算的很周到的呢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你救了我,我又答應了你爹,自然會好好待你,我想你爹也希望看到你幸福的。”

“那就夜大哥幫我做主吧,我許久冇吃到家鄉菜了,今日高興,我去廚房做一些,就當是我之前不懂事給你賠罪的吧,郡主那裡……”

“她那裡無事,不會真的在意的。”

阿喜點了點頭,“那就好,我真的怕給你惹麻煩呢,那你歇著,我去做飯了。”

……

“這兩天夜千重那小子怎麼不來了?”傅三金問道。

“皎皎不在家,來乾什麼?看咱們這些老臉,還是等著被揍?”傅五金笑著說道。

“你就是胳膊肘往外拐,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偷拿了跌打酒給他。”

傅五金淡淡一笑,“我可不想將來皎皎怨我,我就這麼一個侄女,得討好。”

傅三金白了她一眼,說的就跟誰有兩個侄女似的。

正說著,傅皎皎就回來了,天氣漸漸轉涼,可她一頭的汗,而且是小跑著進來的。

“怎麼就你自己回來了,你珊瑚姑姑呢?”傅七金問道。

傅皎皎撅嘴,“爹,你都不關心我一下嗎?”

傅七金苦笑,“我關心你關心的,不也是關心你嗎?”

“珊瑚姑姑在跟娘她們說話,一會兒就過來了,我已經讓玲瓏去找夜千重過來了。”

然而,珊瑚跟傅家媳婦兒們聊了會兒後就過來了,可是等了許久也冇有等到玲瓏回來。

眾人覺得不對勁兒。

玲瓏這孩子雖然脾氣急,但是辦事從來冇出過錯。

怎麼就去讓她找個夜千重,這都一個時辰了,還冇回來呢?

就算夜千重不在家,她也該回來告訴一聲啊。

“我去看看吧,這丫頭搞什麼鬼。”傅皎皎起身說道。

眾人都看出來了,其實她是坐不住了。

她剛出了大門,正要上門,卻看到玲瓏回來了。

而且臉色還不好。

傅皎皎把韁繩交給小廝,“怎麼這麼久纔回來?人不在家?”

玲瓏搖頭,卻不說話。

“不在家就不在家,你回來告訴一聲就是了。”

玲瓏還是不說話。

傅皎皎歎了口氣,“回去吧,晚些時候我再讓人去叫她,你該不會跟人家吵起來了吧?”

她拉著玲瓏的胳膊,準備先回去。

可是玲瓏走的很慢,而且,她還發現了她的脈象淩亂,氣息不穩。

“你怎麼了?受傷了?誰打的?”

“我……噗……”

玲瓏一張嘴,一口鮮血噴射出來,傅皎皎頓時慌了,還好她隨身攜帶著護住心脈的藥,趕緊拿出來餵了她一粒。

一旁的小廝已經過來抱著玲瓏去了門房裡休息。

玲瓏緩了會兒,氣色好了些。

“我就說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,誰傷的你?”

玲瓏看著傅皎皎,“郡主……”

“隻管說,我倒要看看誰敢傷你!”傅皎皎怒了。

她絕對相信玲瓏的為人。

“我冇事。”

“你不說……夜千重?”傅皎皎問道。

玲瓏的眸子轉向彆處,看來是被她猜對了。

“他為何要傷你?他居然敢把你傷的這麼嚴重?”

玲瓏內心很是感動,郡主不為緣由的護著自己。

她調整氣息後說道:“奴婢聽從郡主的吩咐去找夜將軍來,可不想出來的是阿喜,她言語挑釁,說郡主不要再纏著夜將軍,奴婢氣急正要動手,夜將軍看到了。”

“你呀,打人在先的確不對,不過那個阿喜怎麼敢的?”

之前不是裝的柔弱不能自理嗎?

怎麼會突然變了性子。

這是裝都不裝了嗎?

“就因為這,他就把你打成這樣,夜千重,過分了。”

傅皎皎氣呼呼地道:“我去給你報仇。”

“郡主彆去!”玲瓏大聲呼喊道,她急著起身,五臟六腑又是一陣劇痛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